发送任意邮件到可获取本站最新网址!本站提供免费翻墙软件,发送邮件可获取使用方法

您的位置:首页  »  性之文学  »  都市言情  »  [迷情都市](05-07)[作者:dairuideai]

提醒各位狼友:发现文章或者图片里面带有购买会员以及打开网址和加QQ类都是骗子和木马!请不要相信所谓的VIP和网赚裸聊那些

      ***    ***    ***    ***

                05

  夜,期待的坐在镜子前精心的化妆,这是苏玫难得的约会前会选择化妆,自
从结婚后除了跟丈夫出门苏玫一般都不会化妆,不是懒的打扮,只是苏玫不想丈
夫不在的日子会引太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即使这样,依然有很多被苏玫外貌吸
引的男人前来骚扰,不过大部分都是吃了闭门羹而已。

  可是,今晚苏玫精心打扮就是为了去赴约,一个她即陌生又熟悉即想见又害
怕见的男人,事情要从两个月前的一次意外说起,那是丈夫离开的第五天,苏玫
像往常一样起床准备打发一天无聊的生活,而这时有人送了一份快递给她,开始
她以为是丈夫准备的小礼物,可是当她洗完澡打开礼物后才发现礼物竟然是一张
碟片,而当播放碟片后才知道那是一张岛国的爱情动作片,而就在她慢慢被显示
器里赤裸的画面吸引的时候,这个陌生男人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里简单赤裸的
挑逗正好衔接了她被勾起的性欲。就这样在这个陌生男人的语言挑逗下苏玫完成
了一次难忘的自慰。

  那之后,苏玫的内心很是纠结,被陌生男人用粗暴的语言挑逗让她新奇又有
些害怕,而在那样的心理下自慰的快感比以前单纯的性幻想自慰要快的多,而哪
之后隔两三天那个陌生男人就会给她打一个电话,而每一次在这个陌生男人带着
几分命令口气的挑逗下苏玫都很快的被挑起性欲,终于在两个月后的一个周六晚
上,苏玫在那个男人的语言下有一次高潮后说出了一句「我能见你一次吗」。

  可是在哪句话说出来之后,苏玫就感到无尽的害怕,见面,见面后意味的什
么,俩人这俩个月下来每一次电话都是为了性,那么见面之后自然而然的会上床
吧,这是苏玫第一反应,可对方的沉默是什么意思,不想见还是……可是真的见
面上床了自己不是背叛了远航的丈夫吗,自己是怎么了,那么多多情公子向她示
好都没有沦陷,而一个没见面的男人的声音就会让她臣服?苏玫在短短的一瞬间
许许多多的矛盾问题都出现在脑海里,而对面在沉默片刻后简单的说了一句「你
喜欢看电影吧,明天我会送你一份礼物,穿上它我们电影院见。」说完不等苏玫
的回答,电话了就传来挂断电话的忙音。

  就在苏玫幻想着电影院见面应该不会发生对不起丈夫的事的时候,落叶在对
着监视器难以控制的激动,终于要见面了,终于要是完成最后的步骤,这之后苏
玫就是自己的玩物了,把玩了会自己的阳具后,轻轻的抚摸自己的阳具自语到
「明天你就能享受到那个骚货的身体了,不要急,明天先品尝一部分,下一次会
让你好好享受她的身体。」而苏玫此时在安慰自己做着自己的心理工作,心想我
们只是单纯语言做过,不算真正的背叛,而且明天是在电影院见,公共场所他应
该不会乱来,而且我也不会做出背叛老公的事,我们只是见一面,然后我就能断
掉这份依赖。是的依赖,苏玫没有发现她已经开始依赖这个陌生的声音来解决丈
夫不在身边时的欲望。其实从苏玫开始跟这个声音做爱的时候她就已经背叛了丈
夫,心里到身体的一步步背叛,这正事落叶的计划。

  周末上午,在苏玫冲完澡后果然收到了落叶的礼物,一套黑色蕾丝的内衣,
在内衣的上面还有一张凌晨一点的电影票,一套内衣,午夜场的电影票,苏玫有
点不知道那男人想要干什么了,在纠结反复了一天后还是在吃完午饭后开始梳洗
打扮赴约,粉色的连衣无袖长裙,高跟鞋,穿上那个男人送来的内衣,认真的化
妆就像第一次跟丈夫正式约会一样的认真。一切完毕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一点,
可是苏玫决定还是去电影院吧,因为越快到电影开放的时间苏玫的心越是犹豫害
怕,所以苏玫决定狠下心早点到电影院,这样就不会纠结。

  时间一点点的临近,苏玫没有看见任何一个感觉像是那个声音主人的人,上
前索要联系方式或者直接约喝东西的倒是有几个,约好的电影就要开始放映了,
苏玫得心里有几分急躁他该不会不来了吧,放眼整个放映厅,这不不是首映的国
产片上座率不到三层,放映厅的灯灭了,电影的屏幕亮了起来,苏玫依然左顾右
盼的看着四周,寻找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可惜,苏玫没有注意到,当放映厅的灯熄灭的时候那个蜷缩在影厅最后的男
人却抬起了头流露出危险的笑容,眼睛却没有盯着屏幕而是带着玩味的眼光欣赏
着焦急寻觅的自己。

  其实落叶很早就来了,他整整早到了一个电影,在看完上个电影后没有离开,
而是选择在影厅的最后面观察整个影厅,因为他要确定影厅的人数是不是够他实
施自己的计划,果然,这部片子上座率不是很多,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影厅前面,
而非常适合自己好好的跟坐在靠后位置上的苏玫进行「交流」,时间一点点的过
去,电影已经上映约有半个小时,无聊的片子已经让原本不多的看客昏昏欲睡,
而苏玫也以为自己被放鸽子后开始在座位上打瞌睡。

  苏玫没有离开,因为她心里期待最后能见到那个人,可是在苦等二十分钟后
还是没有人做到自己身边,在看了几分钟电影后苏玫终于也开始打起瞌睡。

  然而就当苏玫开始打瞌睡的时候,那个坐在最角落的落叶却起身慢慢的走到
苏玫身后的位置坐下,已经瞌睡的苏玫没有感觉到那个移动到她身后的男人,挑
起她的秀发放在鼻下仔细的嗅这她头发的味道。

  看着自己的动作没有惊醒睡梦中的苏玫,落叶的最近挂起邪邪的微笑,弹开
手中的秀发,落叶用两根手指的背面轻轻的划弄苏玫裸露的胳臂,如果有任何人
能看见落叶的表情都知道他是在压抑自己的兴奋,落叶的另一只手用力的握成拳
头,好让自己不要太过兴奋,看了几个月的娇躯就这这被自己的手指品玩,落叶
激动的内心在赞美多么滑嫩的肌肤多么清香的秀发。

  苏玫终于被身上若有若无的抚摸弄的清醒,刚刚一颤发觉有一个男人正用手
抚摸她的胳臂刚想大声制止耳边就想起熟悉的声音。原来落叶发现苏玫醒来之后
想要制止他的动作,他担心声音会引发其它看客的注意于是立马起身附在苏玫的
耳边说到「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当耳边想起熟悉的声音后苏玫起初安心的心
想原来他来了,可是落叶哪抚摸她的手又叫她有些害怕,他要干什么,难道他想
在这要了自己吗,这要是被其它人发现怎么办,自己要不要拒绝,就在苏玫思前
想后的时候她的身体却发出了强烈接受的指示。这就是落叶两个月来的努力,他
的声音可以挑逗起苏玫的性欲反应。

  「很期待见我,很想我抚摸你的身体吧」落叶继续在苏玫的耳边用只能两个
人听见的声音说到,「才,才没有」苏玫言不由衷的说到,因为这个时候落叶的
手已经沿着胳臂向上划过她的香肩脖子慢慢的划到了她的嘴唇,然后落叶用一根
手指沿着下最初的轮廓自左向右的划过,然后又划会下巴沿着脸庞的轮廓向上滑
动,当划到耳畔的时候手指一勾将她的头发勾到耳后,随后落叶的呼吸就这样打
在她的脸上,这一切的挑逗让苏玫早就身体开始发热,如果现在开灯的话你绝对
可以看到苏玫的脸已经开始出现潮红。

  此时的落叶可以从苏玫已经变得混乱的呼吸判断出这个女人的话是假的,于
是落叶玩味的说到「真的吗,真的没有想我吗」,说完,落叶伸出舌头用舌尖沿
着耳廓自上向下舔动,最后张嘴轻轻的咬住苏玫的耳垂。同时落叶的另一只手也

  抓住苏玫的胳臂然后沿着胳臂向上又划过锁骨然后隔着衣服向下划过苏玫傲人的

  双飞,最后开始隔着衣服轻轻揉握苏玫的乳房。此时的苏玫开始紧紧的夹住
双腿,扭动身躯,鼻息中已经开始夹杂这轻微的喘息,身后的男人还没有做出进
攻她下身的动作,她自己就慢慢的将手双腿之间轻轻的扣动自己的小穴。

  舌尖挑动了几下苏玫的耳垂后,落叶又在苏玫的耳边问到「让我检查下有没
有穿我买的内衣」说完落叶放在苏玫肩上的手就在苏玫还没有来的急阻止的时候
拉下了她连衣裙背后的拉锁。随后落叶直起身子手掌附在苏玫的露背之上慢慢向
下。可是手掌却没有触碰到乳罩的背扣,疑惑的附身在苏玫的耳边说到「没有穿
内衣就出来了,是为了方便我玩弄你的身子吗」说完落叶的手转向向前绕去手掌
一蹭苏玫整个背部完全裸露出来,而连衣裙的前面也露出大半个酥胸,突入起来
的攻击让苏玫「嗯」的一声叫了出来,幸亏电影实在太过无聊大部分的人都已经
瞌睡,没人会注意到这偏后的春色。

  苏玫已经完全沦陷在落叶的攻击之下,鼻息混乱喘着粗气,内心深处微弱的
理智还试图控制身体拒绝落叶在这种公共场所对她的挑逗,可是身体传来的酥麻
感早就让身体放弃了抵抗,小穴内分泌的爱液早已经将那薄薄的小亵裤沁湿,虽
然嘴上拒绝的说到「不要,不要」但苏玫的手正慢慢的将长裙向上拉。

  落叶的眼角注意到苏玫细小的动作,满意的附身开始亲吻苏玫的脸庞然后雪
颈香肩,而原本在衣服外握玩丰乳的手则趁机一把将苏玫的连衣裙拉下,现在的
苏玫整个上半身完全的裸露出来,如果这时候有人回头的话就能看见一个丰乳娇
肤的绝色佳人。

  落叶的双手分别握住苏玫的两只丰乳,用力的揉搓,耳边传来苏玫克制的喘
息,然后落叶的嘴唇开始从苏玫的香肩慢慢的吻向苏玫的前胸,最后落叶将苏玫
的一只美乳送到自己的嘴边后用嘴含住苏玫的乳头用力的吸允,而另一只手则开
始向下划去。苏玫无法控制想要呻吟的冲动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防止自己真的
叫出声来。

  而随后落叶的手终于穿过连衣裙跟亵裤直接附在苏玫的肉穴之上,而这时苏
玫的另一只手则环抱住落叶的头。生怕落叶起身不在吸允自己的胶乳。

 落叶的手指在苏玫的小穴外拨弄了会阴蒂后直接将中指插入苏玫的小穴开始

  快速的抽动。几分钟后落叶的手指感觉到苏玫小穴内的紧缩,落叶满意直起
身子看着虚脱倒在座椅上的苏玫,将沾满苏玫淫液的手指放入自己的嘴中吸允手
指上的淫液。

  看着苏玫起伏的双乳加上刚才的玩弄,落叶的肉棒早已经硬如铁棍,抬腿一
跨落叶遍坐到苏玫的身边,一只手抓住苏玫的纤手,另一只手快速掏出自己肉棒,
将苏玫的玉手放到自己的肉棒之上。毕业喘息的苏玫感到自己的手碰到一根坚硬
热烫的肉棒,惊吓的张开眼睛,落叶笑到「该你为我服务了,我的美人。」苏玫
无法控制的用手握住落叶的肉棒并慢慢的套弄,而苏玫的眼睛却借着影厅内微弱
的光紧紧盯着近在咫尺的肉棒,落叶闭眼享受着苏玫的套弄,然后手绕道苏玫的
后面沿着苏玫的秀背向上划去最后放到苏玫得后脑,用力的将苏玫的头按向自己
的肉棒,苏玫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硕大的阳具,犹豫一下后配合的张开樱唇将落叶
的龟头含入嘴中。

  落叶激动的身体有些僵硬,心里自语到「这妖精真是极品,窥视她几个月了,
但真的享受到她樱唇的时候只能说一个爽字」。深呼吸一口后,落叶用一只手摁
住苏玫的头好让苏玫的小嘴能含住自己更多的肉棒,而另一只手在苏玫的美背上
抚摸一会儿后绕回苏玫的前胸后握住一只苏玫的丰乳慢慢的揉搓。

  苏玫在落叶手的力度下不停的将落叶的肉棒更多的含入嘴中,最后苏玫实在
无法含入更多的肉棒的时候慌张的用手支撑住落叶的大腿想要离开,落叶感觉到
苏玫应该已经无法在含更多的肉棒,于是放开了摁在苏玫头上的手。感到头上力
度的离开苏玫快速的直起身子干呕起来,而这时落叶抬头看了眼电影,该死时间
不够了,要快点解决才行。于是落叶再一次将苏玫的头按向自己的肉棒,并小声
的说到「乖,在帮我含一会儿马上射出来来,你不想一会电影散场的时候好事现
在这个样子吧。

  苏玫听到电影马上散场后有几分交集的想要挣脱整理衣衫,可是落叶的手却
固定在自己的头上不让头离开,无奈之下只好在张樱唇将落叶的肉棒含住,上下
吸允落叶的肉棒,并用玉手辅助套弄落叶的肉棒。

  就在苏玫用她的樱唇为落叶服务的时候,落叶的手从苏玫的秀背滑向苏玫的
下身,最终又一次将手指插进苏玫的肉穴,苏玫的手不停的套弄落叶的肉棒,而
嘴保持只含入落叶龟头的状态,小嘴内的香舌不停的扫弄落叶的马眼。

  就在这是,影厅的灯突然亮起,电影结速,突然的刺激让野欢的二人感到无
比的刺激,落叶的精关大开将无数的子孙射入苏玫的口中,口腔内充斥了精液的
味道,苏玫的小穴有一次的急速收缩,大量的液体喷出肉穴,鼻息发出欢快的呻
吟,幸好无聊的片让大多数人都打了瞌睡,散场后的人都忙着伸懒腰清醒一下,
这给了苏玫附身整理衣服的时间,可惜时间没有给她吐出落叶精液的时间,因为
已经开始有人起身离开,无奈之下苏玫只能将落叶的我精液吞进肚子。

  就在苏玫坐直身子为没有被人发现而深呼一口气的时候,落叶起身又转身附
身在苏玫的耳边说到「今天的约会到这,第一次见面很愉快,我期待与你第二次
的约会,」说完落叶起身看着苏玫,而在苏玫刚才整理衣衫的时候苏玫那条被淫
水湿透的亵裤则被落叶落下踹入兜中。

  苏玫就这样瘫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在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杰作后,落叶扶起虚
脱的苏玫离开了电影院。

                06

  那日电影院的偷欢之后,那个神秘的男人仿佛从未出现般的消失了,没有赤
裸的性爱电话,也没有神秘的礼物,一切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的干净,只是苏玫
的内心却无法平静。她不相信那个男人就会这样的消失,她心里期待更多的接触,
期待更激情的肉欲。可是那个人真的消失了,整整一个月没有一个电话跟信息。

  而落叶并没有想要消失的这么干净,只是生活并没有小说中那样安逸,他需
要生活,他需要钱,为了" 报复" 苏玫,他买了许许多多的器具,而那段时间他
也没有正八经的工作,所以他的财政已经进入红色线,而那日之后落叶恰好得到
了一份饭店服务生的工作。

  那是一家高级酒店,专门承办大型婚宴的地方。工作月余,落叶基本放下心
中扭曲的仇恨,原本打算好好工作,然后找一个不那么物质的女孩结婚,可惜事
与愿违,一场平凡的婚礼却给他带来不平凡的压力。因为这场婚礼他看见了两个
之前没有联系却有交织在他生命里的女人,一个是那个为了钱毫不犹豫抛弃他的
前女友,另一个则是苏玫,命运就是这么巧合一场普通的婚礼却把这两个女人拉
到了他的面前,原本已经遗忘的邪恶又一次慢慢升起。

  周末的早上,落叶早早的起床,原来今天酒店承办了一场大型婚宴,据说由
于新娘是外地人所以娘家的闺房就暂定在酒店楼上的客房,起床后的落叶吃过早
饭后就开始跟酒店的人员忙碌起来,随着时间的一点点临近中午,参加婚礼的客
人也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到来,落叶在搬完椅子后碰见了大堂经理,经理告诉他
楼上新人房需要一个人去帮着贴些东西,就让落叶去看看,落叶收拾了下东西就
向电梯走去,可是恰巧电梯刚刚闭合,而在闭合的一瞬间落叶看到电梯内出现的
那熟悉的面孔。

  苏玫,她怎么会出现在这,还是走楼梯吧要是被她看见也许我的工作就有问
题了,于是落叶庆幸般的向楼梯间走去。而苏玫为什么会出现在落叶打工的地方
哪,原来苏玫是来参加婚礼的,今天结婚的是她老公的表弟,老公的表弟叫做李
儒封,是个地地道道的色狼,家里有点小钱经常玩弄年轻的女孩,而这个新娘据
说也是他在别人手里撬来了的,而原本也是打算玩几次就甩掉的,可是不知道怎
样原本做好防范措施的,可是那个女的还是怀孕了,造以前也就是给点小钱打掉
的事,可是又不知道什么愿意这是让他的父母知道了,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婚礼,
说实话,苏玫对这个李儒封没什么好印象,还记得老公第一次引荐这个表弟的时
候他那一双贼眼睛上下盯着苏玫的身体看,像是恨不得用眼睛就能扒光苏玫的衣
服一样,可是毕竟他是老公的表弟,结婚又是大事所以苏玫不得不来。

  当落叶应声进入楼上客房改装的婚房的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床上的
新人娇媚如花,可是落叶并不是那种会被女人迷到痴呆的人,只是床上的新人…

  ……

  宁夏是今天的新娘,她费劲心机让自己怀上李儒封的孩子,为了做李家的少
奶奶在还是落叶女友的时候就跟李儒封发生了关系,后来确定自己怀孕后就带着
妊辰反应的报告找到李儒封的父母,好面子的李家只能同意了他们的婚礼,在那
天单方面不留情面的跟落叶分手后宁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落叶,可是不但
见到了,还是在自己怀孕六个多月的婚礼上见到的。宁夏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时间仿佛静止,要不是旁人的打搅俩人可能会这样静止下去。

  屋内李家安排的伴娘并不知道眼前这个服务生竟然是新娘的前男友,看着落
叶痴呆的模样还以为他是被新娘的美貌吸引的,推了下落叶后说到「看什么看,
这么漂亮的女人小心看眼里拔不出来,快点帮我们把这些东西贴好」,落叶没有
理会伴娘的推笑,眼睛盯着宁夏凸起的肚子痴痴的问到「几个月了」,宁夏有些
尴尬的还未回答,那个伴娘就插话到「我嫂子六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她跟我哥急
什么,生完再结不好吗,搞得现在急慌慌的。」,「敏,你怎么跟外人说这个」

  宁夏急忙说到,原来这个伴娘打扮的女孩是李儒封的妹妹叫李敏,今年是个
还未毕业的大学生,知道自己的哥哥把人肚子搞大后,也站在宁夏这面要求哥哥
负责,只是她想着是孩子生下来后在办吧,只是不知道为啥宁夏这么急的大着肚
子也要早点结婚。

  落叶根本没注意到李敏这个漂亮的女孩,满脑子都是那句六个多月,六个月,
那时候宁夏还是落叶的女友,落叶的心再次被现实拉入深渊,他无比珍惜不舍得
碰触的宁夏却轻易的跟别的男人上床了,落叶带着混乱的头脑退出了屋子,漫无
目的的走着,当思绪回来的时候落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寝室的门口,这时脑海中
出现一抹倩影,那是刚刚电梯闭合时的看见的倩影。

  落叶带着发泄的心走近了自己的寝室,将床下的盒子拿了出来,里面放着的
是当时准备给苏玫使用的一些器具,看着器具,落叶邪恶的笑容再一次爬上面容,
苏玫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落叶心里说到。

  寻寻觅觅,落叶开始在酒店内寻找苏玫的影子,终于在一楼洗手间看见了穿
着水蓝色旗袍的苏玫,于是落叶小心的跟着苏玫走近卫生间并随手将打扫的牌子
挂在门外。酒店内充斥着热闹的氛围,没人注意到一场人类原始的罪恶正在上演。

  女卫生间内的落叶,确定卫生间内只有他跟苏玫后就在苏玫所在的隔断等待
着苏玫,如厕后的苏玫刚刚打开单间的门就被一个身影按回单间内。

  从进来的身影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则将她摁到墙上,一切发生的太
快,苏玫刚准备喊叫就被落叶用手捂住了嘴,惊恐的苏玫在挣扎的时候才看清面
前的男人不是消失一月的他吗,不知道叫什么,却已经占有了她身子的男人,苏
玫的反抗停了下来,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面前正侵犯她的男人。落叶感觉到手
上苏玫挣扎的力量消失后,捂住苏玫嘴的那只手直接向下滑去,滑过苏玫被旗袍
包裹的丰满的上围,直接滑到苏玫的翘臀之上,落叶的手穿过高差旗袍的侧缝直
接握住苏玫的臀瓣,此时阻挡落叶直接接触苏玫肌肤的只有一件亵裤跟一双朱白
色的丝袜。

  落叶是来发泄自己的怒火的,发泄他刚刚得知的宁夏如此早就背叛他的怒火,
感到丝袜的阻挡,于是毫不犹豫的用手撕碎苏玫小穴方位的丝袜,手指直接隔着
亵裤按在苏玫的肉穴之上,落叶用一双充满欲望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苏玫娇红的脸
庞。而当苏玫发现这个突然压住她身体的男人是谁的时候,第一反映竟然就是想
起那晚电影院里的淫靡春色,于是脸上慢慢泛起潮红之色,随后苏玫避开落叶的
目光小声的问到「是你,你,你消失这么久,为什么不联系我」而随着问话的结
束,苏玫的身体开始迎合落叶手指的揉弄开始慢慢的扭动身躯。

  看见苏玫的反应,落叶的另一只手从苏玫的蛮腰滑上颈部几下子将旗袍的扣
子解开后一把将旗袍的前襟拉开,这样为了不着痕迹没有穿文胸的苏玫的双峰就
完整的暴露在落叶面前,落叶的大手直接抓苏玫的乳房用力的将苏玫的乳房握成
各种形状,随后落叶抵扣含住苏玫另一只乳房的乳头,而原本隔着亵裤抚弄肉穴
的手则悄悄的将苏玫的亵裤拉向一边后直接按在小穴之上。

  落叶的嘴舍弃了苏玫的乳头,慢慢向上亲去,苏玫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热,呼
吸开始急促,当落叶的吻亲过苏玫的雪颈之后,在苏玫的耳边说到「怎么,身体
又想要我来安慰了吗」,说完落叶粗鲁的腾出一只手将苏玫侧过去的我脸庞掰了
回来,随后直接吻住苏玫的朱唇,舌尖撬开苏玫的贝齿直接深入嘴中搅动苏玫的
香色。

  苏玫感受着面前男人不一样的性欲,是那样的粗鲁暴力,可是身体却一点点
的起了反应,不知不觉中小穴已经开始泥泞,而落叶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怒火,他
根本没有去考虑苏玫的我感受,感觉苏玫的小穴开始分泌爱液后直接逃出自己的
肉棒毫无征兆的直接插了进去。

  下体被落叶的肉棒直接攻占后,苏玫想要放声喊叫,可是突然意识到门外很
多都是跟他丈夫有亲戚关系人,如果被发现,那她……

  在苏玫捂住自己的嘴后,落叶更加肆无忌惮的用力的我抽插苏玫的肉穴,他
不是为了跟眼前的女人做爱,他是单纯的想要释放心里的怒火,没有技巧,毫无
节奏,每一次的抽插都是用尽身上的力气,想要贯穿苏玫的身体。

  落叶的双手一只托住苏玫的翘臀并用的握满苏玫的臀肉,另一只手则将苏玫
的胶乳捏成各种形状,随着落叶的抽插,原本的痛感慢慢的变成身体快感,苏玫
不自觉的用双腿夹住落叶的腰身,下身的小穴也已经开始进进的吸住落叶的肉棒。

  几声低沉的喘息后落叶将自己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进苏玫的肉穴,苏玫有些
虚脱的慢慢滑做在地上,落叶蹲下身后从兜里逃出一个粉色的小球,剥开回位后
的亵裤将小球塞入苏玫的小穴之内,冰冷的命令的语气说到「带着他不许拿出来」,
说完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苏玫就那样坐在卫生间的地上喘息这粗气,足足五六分钟后才慢慢站起身来
整理衣衫,苏玫本能的想要拿出小穴内的东西,但一想到落叶临走的语气又犹豫
的放弃了拿出来,整理过后发现原本穿的那双朱白色连裤袜已经被落叶撕的不成
样子,只能脱掉不穿,热闹的我婚礼没人会注意你穿没穿丝袜来,但是如果是一
双被撕的丝袜一定被人注意吧。

  当苏玫整理好衣衫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新郎李儒封跟新娘宁夏已经开始在酒
店门口接待来祝贺的朋友,李儒封一眼就看见了他早想弄上床却没敢下手的表嫂
苏玫,热情的甩开宁夏的手快步走上前向苏玫打招呼到「表嫂你来了呀」苏玫尴
尬的向李儒封走前,可是就在离李儒封还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小穴内突然传来了
强烈的酥麻敢,刚刚的激情加上突然的刺激使苏玫的脚一软直接向前倒去,李儒
封看着向自己倒来的苏玫开心的双手张开接住苏玫前倒的身体,苏玫的丰胸完整
的压在李儒封的胸膛,李儒封只觉得一股热流只冲下体,低头一看,这不看还好,
当看到苏玫哪裸露在高开叉旗袍外的玉腿时,李儒封的鸡巴再也不受控制的怒气,
此时的李儒封恨不得直接分开苏玫的双腿插进她的小穴,可是不远处大着肚子的
宁夏跟自己父母一定会打死他的那样,强忍着欲望用颤抖的声音问到「没,没事
吧,表嫂」。

  苏玫此时才知道落叶塞在她体内的是一个无线跳蛋,遥控器一定在落叶的手
中,强忍着小穴内的酥麻尴尬的对着一脸恨不得马上吃掉自己的我李儒封说到
「没,没事,你,你表哥出海,我带他来的」。

  这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落叶看在眼中,另一个邪恶的机会在落叶的脑中开始
浮现。

                07

  酒宴过后,来参加李儒封跟宁夏婚礼的客人已经自作离开,而下体内装有跳
蛋的苏玫在翘班的落叶的一路「护送」下艰难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为什么说艰难,地铁上人多的时候落叶就用身体将苏玫挤在车厢的最角落,
这样他便可以肆意的抚摸苏玫的身体,甚至可以从旗袍两遍的开叉伸进去直接抚
摸苏玫光滑的大腿。甚至有的时候左右扫视一下发觉没人注意的时候,落叶的手
还会狠狠的隔着旗袍揉弄几下苏玫的丰胸。

  而当地铁上人少的时候,落叶则会退到一旁,这时候为了防止苏玫逃离落叶
会将手伸入口袋,将里面跳蛋的遥控开到最大,这样私处被强烈振动的苏玫只能
双手扶着扶手艰难的我保持站立。随着人群的进入,狭小的车厢又一次站满了人,
落叶又一次巧妙的将苏玫挤到车厢的角落,就这样来来回回两三次终于到了苏玫
家所在的地铁站。落叶也知道现在苏玫的体力已经很难支撑着走回去,于是好心
的上前一把揽住苏玫的腰,另一只手伸入自己那个放着遥控器的口袋中。

  一边好心好心的搀扶着几乎虚脱的苏玫,一边回忆地铁上的插曲,原来在地
铁上落叶的好事让一个带着眼镜的初中生模样的小孩看见了,可小孩子想要喊叫
的念头硬生生被落叶恶狠狠警告般的眼神所制止。而后那个可爱的小孩子又害怕
又好奇的是不是偷瞄落叶在苏玫身上侵略性的抚摸,当然看到苏玫被落叶所裸露
在外的玉腿的时候小眼镜的脸已经暼的红红的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下车,只
记得小眼镜一到站就红着脸低着头跑出了车厢。

  刹那的回忆伴随着前进的脚步,苏玫终于走回到自己的房门前。开门走近房
门后的苏玫直接虚脱般的跪坐在地上,而随后进门的落叶随手关上门后,便一推
让苏玫趴到在地上,然后落叶伸手将苏玫旗袍的后帘一掀,苏玫娇俏的臀部就展
露出来,随后落叶一边解开自己的长裤一边双膝跪下,然后用手分开苏玫的双腿,
拨开碍人的亵裤,将苏玫小穴内的跳蛋取出丢在一边,然后自己便急忙将那根坚
硬的肉棒插进苏玫早已泥泞的阴道。

  当下体内的振动源被拿出的一刻,苏玫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可是随后一根炙
热的粗大的肉棒毫不停留的直接插入她的小穴后便开始了不停的抽插,此刻的苏
玫再也无法控制的呻吟出,鼻息间倔强的说着「嗯……嗯……不要,不要那么用
力,下面……嗯……下面已经不行了。」,而落叶低头看了看俩人交合的地方,
每一次的抽出都会带着许多苏玫的淫液出来,落叶满意的说到「不要嘛,骚货,
淫水都已经不停的往外涌了,还说不要,说谎的女人应该被惩罚」,说完落叶更
加用力的抽插了几下,「嗯……啊~人家只是求你轻点,没有说不要,没有……

  啊「苏玫用委屈的声音说到。

  就这这时,落叶感觉下身的快感就要不受控制,为了不这么快的就射出来再
加上苏玫委屈的样子确实叫人怜爱,于是落叶决定放慢节奏,在多享受会苏玫迷
人的我肉体,于是落叶深呼一口气说到「来吧,骚货,我们去沙发上,到沙发上
我在好好爱你」,听到落叶的话,苏玫正准备起身往沙发走,可是身后的落叶似
乎没打算将他的肉棒拔出。

  落叶用双手死死的固定住苏玫的翘臀不让自己的肉棒脱离苏玫的小穴,然后
慢慢的起身说到「谁说我打算让你走过去的,就这样过去吧,骚货」,此时的苏
玫,双腿已经站直,但因为小穴内还插这落叶的肉棒,所以腰只能无力的前弯,
然后双手支撑这上身手掌按在地上,落叶的最近邪邪的笑着悠哉的说到「来,我
们慢慢的走」。

  就这样,落叶用自己的肉棒引导着苏玫爬行,每一次微微拔出的时候苏玫都
只能保持姿势不动,因为落叶的双手正死死得固定在她的翘臀之上,而当落叶用
力的冲击的时候苏玫才能向前走上一小步,短短几米的距离却走了五六分钟才走
到,而从门廊到沙发的路上,一条美丽的由苏玫的淫液淌成的先正在哪反着太阳
的光线闪闪发亮。

  艰难的爬到沙发后,苏玫感到固定在自己胯骨上双手被放开,于是苏玫无力
的趴到沙发上喘着出气,而苏玫无法看见,此时站立落叶挺着的那根坚硬的鸡巴
上正义一条她小穴分泌出来的淫水丝线链接着她的小穴。

  落叶调整了下呼吸后,伸手让苏玫翻身躺倒沙发之上,然后趁着这会将自己
的裤子完全褪去,待苏玫躺倒沙发上后,落叶就单膝跪在沙发上,用一只手将苏
玫的双腿再一次分开,然后将肉棒再一次插进苏玫的小穴,当肉棒完全插入后落
叶将苏玫的双腿盘到自己的腰部后就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苏玫带着几分疑惑几分好奇,媚眼如丝的望着这个正在自己娇躯上发泄的男
人,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究竟是怎样发现她占有她的,她不知道,苏玫只知
道就是眼前这个长的不帅的男人,占有了她,让她背叛了远航的丈夫,让她放下
了高傲的个性,让她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展露出自己淫荡的一面。

  苏玫的玉手抓住落叶的手臂然后引导这落叶的手去抓玩自己的丰胸,落叶随
手将苏玫旗袍上的扣子解开,然后一拉,这样苏玫美丽得双乳就在一次展露在落
叶的面前,再一次的抓玩,揉捏成各种形状,或俯身用贝齿轻咬吸允,或舌尖轻
轻的扫动,伴随着阴道内粗大肉棒的抽插,苏玫再一次强烈的高潮,毫不掩饰好
不压抑的呻吟,苏玫用自己的全身回应着落叶的玩弄。

  而当苏玫阴道内传来又一股热浪及强烈的收缩的时候,落叶再也无法控制的
精关爆发,一阵阵的将自己的精液射进苏玫的我小穴之内。泄身过后的落叶起身
抽出茶几上的纸抽,擦干净了自己的肉棒,穿回自己的裤子,低头望着虚脱昏睡
过去的苏玫,然后走近苏玫的卧室翻出一条毯子盖在苏玫身上后离开了苏玫的家。

  落叶要回到酒店辞职,在落叶决定翘班玩弄苏玫的我那一刻落叶就决定了辞
职,昏睡了许久的苏玫慢慢的醒来,看到身上盖着的毯子内心很是混乱,再一次
想到究竟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而回到酒店的落叶正好在门口看到酒店的主管经理安妮,这位年近三十的大
龄单身美女主管说实话,落叶对她的印象不错,长相漂亮身材也不错,工作认真
负者,所以公司的人都蛮喜欢她的,看到落叶,安妮严肃的说到「落叶,你跟我
去一趟办公室。」,落叶知道自己翘班稳被批,而自己也打算辞职,毕竟自己有
错,只要不过分就让她说几句吧。

  跟随这安妮走近办公室,落叶没有说话,而安妮则生气的说到「酒店这么忙,
你干什么去了」,……一顿大声的说教后,落叶诚恳的说到「对不起,这件事是
我的错,请原谅,还有我辞职」,面对落叶的突然辞职安妮有些惊愕,因为今天
发这么大的火并不是针对落叶,只是跟相恋十年的男友闹分手的今天正好碰上出
错的落叶,倒霉的落叶就成了她发泄的对象。

  落叶在说完辞职后便鞠躬离开了安妮的办公室,落叶回到了寝室收拾自己的
东西,而没几分钟安妮就急慌慌的跟了进来。安妮诚恳的说到「我说话可能重了,
别介意,没必要辞职的,真的。」,实话安妮觉得这位新来的服务生还是蛮好的
人所以以为是自己说话重了,特意跑来说明,不待落叶回应安妮又急切的说到
「是不是家里出什么问题,有事就请假吧。」,落叶回头看着一脸茫然安妮,微
笑的说到「嗯,是有些事情,不过我辞职跟你训斥没关系,不要放心上」。

  安妮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看着落叶收拾完行李离开了酒店,安妮带着好奇
与惋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而落叶则带着自己的行李又回到自己的狗窝。

                待续

全球著名的情色网站,日日摸,每天更新(无毒):www.ririri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