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邮件到可获取本站最新网址!本站提供免费翻墙软件,发送邮件可获取使用方法

您的位置:首页  »  性之文学  »  激情小说  »  現代潘金蓮

提醒各位狼友:发现文章或者图片里面带有购买会员以及打开网址和加QQ类都是骗子和木马!请不要相信所谓的VIP和网赚裸聊那些

.   性愛,是夫妻之間必不可少的,最初雖然絢爛多彩,但是經過一段日子以后,卻難免歸於平淡。   每次上床,都重複同一個動作,看著同一的軀體,有時實在討厭。林林現在就遇上了這樣的問題,他甚至覺得 自己對於性,越來越不感行興趣。   太太秋子的肉體並不是不迷人,不知多少人說,林林實在是好福氣,居然娶得如此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   的確,秋子今年才27歲,結婚三年,正是女人最成熟,最有風韻的日子。   她有一雙圓圓的大眼,鼻子筆挺,那細小的紅唇微微向上翹,而最吸引人的,當然是她的身材。   她有一雙碩大而嬌挺的乳房,還有她的屁股,又圓又大,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確引人遐想。   不過天天吃魚翅,也難免有吃厭的日子。   在林林的眼中,他只覺得妻子並不是不漂亮,只是在性愛方面卻沒有什麼味道。沒有味道,那還不是最重要的, 令林林感到擔心的酒是,他發覺自己有時候竟然沒辦法進行,而只有幻想才可以使他恢複興趣。最初,他幻想太太 是另一個女人,是心目中的偶像明星,但漸漸地,連這也沒有辦法提起興趣,他要開始幻想各種各樣的故事,這一 些的故事,也越來越古怪。   令他更害怕的就是,太太的需要卻越來越多,很多時采取主動,試過幾次,他卻無法滿足,太太的臉色當然並 不好看。怎辦,怎辦,林林在為這一種情況擔心。   這一天晚上,他回到家中,吃過了晚飯,在大廳上看電視。   太太秋子洗過碗以后,走進了浴室。   電視播著連續劇,十分無聊,林林感到很沈悶,昏昏欲睡。   在迷迷糊糊中,他覺得門似乎被人打開了,一個黑影,閃進屋中。   有賊,林林的腦中閃起了第一個念頭. 他想叫,但是又怕一叫可能引起竊賊的注意。   他一想到這,不敢再叫,先看情形再說吧。   那個賊並沒有走到林林的身邊,而是關上了大廳的燈,然后向屋里走去。   林林感到好奇,這個賊究竟想干什麼. 他悄悄站了起來,跟住那個黑影。   竊賊走到了浴室門口,用手敲門. 是誰,是林林嗎,秋子問道。   浴室的門打開了,露出了秋子那漂亮的面龐,她見到了門外人,發出一聲驚呼。   那個竊賊卻用力把浴室的門打開,而且衝進了浴室里。   劫色,這個竊賊原來是想劫色,林林的心中一陣的恐慌,他想大叫,並且衝入浴室內救人。   但是,他的雙腳和口,卻又似乎完全不聽他的指揮,他竟然無法叫出聲來。   那個竊賊,實在肆無忌憚,他任浴室的大門洞開,而且他亦任由林林在外面觀看,顯然他並不在乎林林會大叫。   浴室內,一片光明,太太秋子那赤裸的嬌軀,身上是一滴滴的水珠。在這樣的燈光下觀看,秋子的身體特別誘 人。   她那一雙碩大的乳房,就像倆個巨大的桃子一樣,而且沒有一些下墜的感覺,那前端是倆個又圓又大的圓暈, 帶著淡淡的紅色,那倆粒小小的櫻桃,在微微的突起,在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之下,是一片茂草,把那三角地帶完 全的蓋掩,那一些的芳草雖被水沾濕,但是卻彎曲而又柔軟。她那修長的大腿,在不斷地扭動,使她那鴻溝若隱若 現. 靠林林只覺得自己的血脈噴張,他從來沒有想過,太太秋子的肉體竟然可以如此充滿了誘惑。   那個男子,他的面孔十分模糊,看得不清楚,他十分熟練地用一條毛巾綁住了秋子的口,使她無法再叫出聲來。   然后,他拿出了一條繩子,把秋子的雙手交叉綁起,再綁在那一根水管上,使她上身不能活動。   秋子的身體,現在扭動得更加的激烈,她的身體有如一條蛇一樣,胸前那倆個碩大的奶子,也在隨著身體上下 地跌蕩著,令人哦之眼花繚亂. 林林只看得呆住了,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人會這樣對付自己的太太,因而他有另外 一種更強烈的刺激感。   本來他是想大叫,但是現在他卻自己不願再呼叫,而想看看這一場戲到底是怎演下去。   那個男子現在肆意地玩弄著秋子晶瑩的肉體. 他的一雙手,手掌很大,由后面環抱過來,抱住了秋子的身體, 然后倆手掌托住了秋子倆個碩大的乳房,而且不停地擠捏著,他又用倆支手指,搓捏在前端的倆粒櫻桃。   林林只見到那倆粒櫻桃已經很快就變得堅硬起來。而秋子的身體扭動得更加的厲害,她的口中在咿咿唔唔地叫 著。男子的手更加肆意地在活動著,向下移動,他的手掌已經在那一片叢叢的草地上不停地活動,而且更加向下探 入。   秋子的表情變得更加誘人,她似乎是十分痛苦,又似乎是十分快樂,雖然口中綁著毛巾,但是她發出的那一陣 叫聲更蕩人心弦。   而且林林見到秋子更把自己的雙腿張開,任由那男子的手在她那神話的地帶之中活動。   林林的那一陣興奮,變得難以形容,他發現自己身體的某部分也發生了強烈的變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變化 了。   那個男子現在更把秋子的身體擡起,秋子的大腿現在向倆面張開伸展,在燈光下,林林覺得那個男子的面孔越 來越清楚,十分熟悉。   呀,那是他最好的同事小李,竟是他在干這一回事。   林林忍不住呀地一聲叫了出來。   一切又恢複了平靜,夢,原來那僅是一個夢。   林林發覺自己仍然躺在沙發上,電視,大廳的燈仍亮著,而秋子顯然仍在浴室之中。他回憶起了剛才的一切, 又是一陣十分強烈的興奮,他產生了一種難以形容的衝動,他竟然在剎那之間覺得自己似乎變成了小李來了。   他站起身,把大廳的燈完全熄滅了。   他走到了浴室的門之中,輕輕地敲了一下門,門內傳來秋子的聲音:「是林林嗎?」   和夢境中完全一模一樣,林林只覺得更加興奮,他又敲了一下門. 那一堵門已經打開了,他見到了秋子那誘人 和身軀和面孔。   他象發了狂一樣,不由分說,衝進了浴室之內去。   「喂,林林,你瘋了嗎?」秋子在叫道。   林林卻不容她多說一句話,他拿起了毛巾,把秋子的口綁住。   秋子實在不知發生了什事,她的身體在掙紮著。   那一雙乳房,就象桃子,還有滴滴的水珠,沾在那倆粒小小的櫻桃上,不停地在林林眼前晃動。   一切都和夢境十分相似,林林甚至相信他自己已經變成小李。   他順手拿起了另一條毛巾,把秋子和雙手交叉反綁,再吊在那鐵柱上。   他由后面摟住秋子,而且用手恣意搓捏著秋子的那雙碩大的乳房。   秋子的反應,是那的強烈,她發出了長長的呻吟,林林覺得,他的手指所搓捏的那倆粒櫻桃現在已經變得堅硬。   林林的手向下移動,越過了那一片草地,到達了那神秘的鴻溝,那里已經是一片的濕潤,而且泉水似乎在不斷 地湧現. 林林急不及待地把自己的褲子解了下來,他用雙手抱起了秋子,和夢境中所見一模一樣,秋子的大腿,向 倆面張開. 林林用手擡住了她那充滿彈性的臀部,他站到了那張小矮凳上,並開始了正式的攻擊。   秋子的身體在扭動,那綁在口中的毛巾也都掙脫了。   「噢……快……噢……天呀……」秋子在呻吟著,由那鏡子中,可以見到她的表情,一方面是迷惘,一方面卻 又似快樂。   「唔,我快要死了,呀!」她在叫:「快,快。」   林林只覺得自己似乎充滿了力量,那一種力量,用之不竭,他已經不知有多久沒有這種力量。他瘋狂在移動, 伴著秋子那不停的叫聲,構成了一幅奇特詭異的圖畫。   終於在那一陣的呻吟聲中,他也達到的最后的高潮。   一切又已恢複了平靜. 秋子現在溫柔地和林林一起,浸在浴缸之中。   「實在太奇妙了。」秋子說:「你已經很久沒有令我如此快樂了。」   「是幻想,幻想給我力量。」林林說道「你到底在說什麼,我不明白。」秋子好奇地望著林林。   「你知道我剛才當自己是誰嗎?」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我還以為自己是小李呢!」他淡淡地說道。   秋子的面色一沈,她十分緊張地說:「你在開什麼玩笑?」   「是這樣的,我剛才做了一個十分奇特的夢,是這個夢使我產生了無窮的力量。」他開始把剛才的夢境向秋子 講述。秋子在留心地聆聽著。   「你說奇妙不奇妙?」林林最后說道。   「你經常這樣的幻想,難道不怕對你有什麼影響嗎?」秋子問道。   「你怕嗎?」   林林說道:「我可不怕,你看,我有了這樣的幻想,不是使自己更加的快樂,而同樣地也為你帶來了前所未有 的精彩嗎?」他一面說,一面用手去撫摸秋子那倆團充滿了彈性的肉。   秋子輕輕地嘆一了口氣,她的面上流露出一種奇特的表情。   林林的變化,越來越古怪,他在家中,經常都有幻想,甚至有時在公司之中,也會陷入那幻想之中。   那一些的幻想,卻是離不開性,而且每一次太太秋子都是先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而這些男人,不是強盜就是 色魔。   不過最后,這一個男人竟然變成了他的好朋友小李。   為什麼會這樣?林林不知道。也許他曾經和小李一起去過浴室衝涼,見過了小李的裸體.   在浴室之中,當然可以見到很多男人的裸體,但是小李的裸體卻給他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   那不是因為小李身體結實,他是一個玩健身的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是那的結實,而是他那器官。   林林十分清楚地記得,小李的那一部分實在大得驚人,令他印象深刻。   這或許是一種拜物狂,他本身覺得自己的能力正在不段衰退,甚至越來越無法應付。所以,小李那巨大的東西, 可能令他產生了一種信心,而致在幻想中,出現在他眼前的都是小李。而在最后,他自己也變成了小李的化身。   這或許完全是一種變態,但是另一方面林林卻從中獲得了一種從所未有的滿足。   在清醒的時候,偶然他也會有擔心。但是在擔心過后,他又覺得別有樂趣。   每一次新的幻想,都為他帶來一次歡樂,而在事后,秋子一定向他追問他幻想的是什故事。   秋子本來對他有一些擔心,但是現在她對於林林的故事,竟然覺得十分有興趣,甚至有時那些故事並不完整, 她也會用想象來為林林補足。   「這些故事是如此有趣,你為什麼不把它記下來呢?或者將來你可以寫書,相信一定很有趣。」秋子說道:「 當然,你不要寫下你朋友的名字,以免別人誤會。」   秋子的建議的確十分有趣,林林開始把這些奇特古怪的故事,記在自己的日記之中。   這種奇特的幻想已經持續了三個月了,在林林的日記中,已記下了不少的故事。   有時連林林自己也不太清楚,那些是真的,那一些是假,他現在甚至無法安心工作,在公司里,他經常心不在 焉,甚至有時做錯了事。   公司向他發出了倆次的警告,他依然毫無改變。這一天,他被召進了經理室。   「我看你近來的精神實在有問題,是不是有什麼毛病?」經理問。   「沒有,我沒有什麼事。」林林說道。   「這樣吧,公司給你一個月的假期,你去看一下和醫生,檢查一下。」經理說:「這已是公司能給你的最大的 照顧了,一個月后,如果你不能集中精神工作,公司就只好把你解雇了,明白了嗎?」   「謝謝公司給我的照顧。」林林說:「不過我實在沒什麼事。」   「好了,好了。不管有事沒事,你先放假吧。」經理不耐煩地說:「要不是小李幫手,早就解雇你了。」   走出了公司,他覺得精神十分疲憊,腦中一片空白,他想回家休息一下。   有一個月的假期,真是意外,不過他卻沒有高興的感覺. 而且覺得十分的困惑。   他便回家了,打開大門,屋子之內靜悄悄。   「秋子。」他叫道,沒有回聲,秋子到底去哪里了。   就在這時,他覺得房間之中傳來了一些的聲音。   那是一種呻吟聲音,似乎是秋子發出的。   她的那一種叫聲,似乎是十分快樂,又似乎是十分的痛苦。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那一種奇特的幻覺,還是現實呢?   他站了起來,向臥室走去,房門並沒有關上,留下了一線縫. 他可以看見房中的情況,在那床上,是秋子。她 全身赤裸,跪在床緣上,那又圓又大的屁股,正高高的翹起,在她的后面,有一個男人在不停地活動。   房中下了簾子,十分黑暗,看不清是那一個的相貌。   林林心中有一陣的怒火,秋子竟然在白日偷情。   「你們在干什麼?」他怒喝了一聲,想衝進房間之中。   卻突然覺得眼前一黑,似乎有什蓋在他的頭上一樣。   他不停地用手撩動,就在這時他聽到了秋子的聲音。   「林林,你到底在干什麼?」   他覺得眼前一亮,他自己的手上拿著一塊窗簾布,那是大廳的。   秋子站在他的身邊,身上穿著整齊的睡衣,十分好奇地看著他。   他望向房中,床上的被子疊得十分整齊,窗簾拉開,什麼人也沒有。   「怎回事,我剛才明明看見有人。」林林說道「你一定又有幻覺了。」秋子扶著他到大廳坐下,替他倒了一杯 水:「你連窗簾布也拉下來了。」   奇怪,那可能真的是一種幻覺,林林想道,不知為什麼,他的心中竟有了一種恐懼的感覺. 放假了幾天,他卻 躺在家中,那一種的幻覺似乎略為減少。   秋子對他十分的溫柔,經常給他開解,使林林略為寬心。   這一天晚上,林林一早就上了床,而秋子也躺到了他的身邊。   林林很快就入睡了,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迷迷糊糊中他又聽到了一些聲音。   他開了眼睛,屋內漆黑一片,而秋子卻不在他的身邊。   大廳似乎有嘻笑的聲音傳來,十分的刺耳嘈吵。   林林感覺自己站了起來,他打開了房門,一股極強烈的亮光使他睜不開眼。   他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捆綁住,又把他身上的衣服脫光。就在這時,那強光卻突然熄滅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 個極其醜陋的男子,就象鬼一樣。他忍不住叫了起來,那男子卻突然消失了。   他覺得自己被人在后面推著來到了大廳,而且被綁在椅子上,他的口則被人用布綁住了。   在大廳之中,燈光十分強烈,照射在中央的餐桌上。餐桌上,躺著一個人,那個人慢慢站了起來,向林林走來, 林林呆住了,那是個女人,是自己的妻子秋子,她身穿一件白色的睡衣,在強光照射之下,似乎透明一樣,她那窈 窕和身軀在強光下勾畫出來。   她一步一步地向著林林走了過來,面上流露出詭秘的笑容。   「秋子,你,你干什麼?」林林想叫,但是他的口被布綁住了,叫不吵出聲來。   秋子正走近他的時候,突然之間,在她的身后出現了那個醜陋的男人,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利刀。   「呀。」林林心中極其恐怖,想叫出聲來,但是卻又叫不出。   那個男子的利刀一揮,秋子的那件睡衣變成了一片片。   不,這不是真的。林林在想,幻覺,又是幻覺,快一些回到現實之中,他極力想回到現實之中,但是沒有辦法, 一切就象一個噩夢。   那個男人拿著一條繩子,很快就把秋子綁了起來。   那是一種特別的綁法,把秋子的身體紮成了象一個粽子一樣,她那兩個碩大的乳房,由於被繩子所綁,而顯得 有一些變了型。向前突了出來,形狀十分古怪。   秋子現在跪在地上,她的樣子,就象一只狗一樣,一步一步地爬向林林,她的眼神露出乞求的眼光。   林林想掙紮,但是卻無法動彈,因他被人緊緊綁住了。   就在這時秋子已經爬到了他的身上,而那個醜陋的男子卻騎在秋子的身上。   秋子的舌,現正在林林的身上舐,就象一只狗一樣,而且慢慢向下移,直至林林的那一件東西上活動。   奇怪,秋子過去從來也不肯這做,而林林已經不知有多少次要求秋子為他這做,但是秋子總是拒絕,在她的觀 點看來認為這一種做法是汙穢的。   可是現在秋子卻主動在為他做這種服務,而且是那熟練,這一切都象是不可能的事。   這到底是真,還是假?林林自己覺得也被弄糊塗了。   就在這時,那個男人卻把秋子扯了起來,那一雙手肆意地在秋子的身體上活動,肆意地搓捏她那兩個奶子,使 她前面的櫻桃突了出來。   林林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住了,而另一方面他見到秋子的面上流露出一種奇特的神色。   那個男子開始把他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他有一件十分巨大的東西,那件東西使林林想起了小李的那件東西。秋 子轉過身去,而且開始為那個男人做口舌服務,把那又圓又大的屁股向著林林。   林林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衝動,他看到秋子在為另一個男人服務的時候,一方面覺得十分的難過,而另一方面他 又覺得有一種特別的刺激。那個男人的手,現在又在秋子的身體撫摸著,而且伸到了她的屁股后面,向下探下去, 肆意地玩弄著。   「噢……呀……」秋子發出了長長的呻吟聲。   那個男人的手,活動得更加快了,他的手在盡量挑起秋子的性欲。   「唔,我受不了,快。」秋子在向對方哀求。   「說,你和我。」那個男子說道,他的聲音似乎很熟悉。   「和你,和你……」秋子說了一句粗話,粗俗得不得了,林林不敢相信,這種話會出自秋子的口中。   那個男人把秋子的身體反轉過來,然后把下半身高高地翹起,並且開始進行了正式的攻擊。   秋子發出了狂叫,她是那的快樂,她的面上的神色又似是痛苦,又似是歡樂,而且越叫越大聲。   「停止,停止。」林林想叫道,但是他又無法叫出聲來。   就在這時,他見到那個男子舉起了一把刀,向著秋子的身體插了下去。   「呀……」一聲慘叫,林林閉上了眼睛,他只覺得有一些液體射向了他的面上,他昏迷了過去。   全身赤裸的林林在街上被人拉到警局。   警局的警察在查問他的時候,他胡言亂語,一會說發生了謀殺,一會說秋子被人強奸了。   他簡直就象一個瘋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 秋子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她是接到通知來的。林林望著秋 子,他的面上流露出害怕的表情,他在叫道:「鬼,鬼呀,不,不要走近我。」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警察問道秋子的面上流露出了悲哀的神色,她說:「最近,他經常有幻覺,夢見各種 的色情事件,真駭人,有時他甚至把我強奸或是孽待。」   警察搖了搖頭,說道:「他目前的情況並不適合回家,而且他赤身亂走,也違反了法令,我看先把他扣在拘留 所,等法院定奪. 」   秋子含淚點了點頭. 林林依然在喃喃自語,不知在說什麼. 法院檢閱過醫生的証明以后,認為林林患上了性妄 想精神分裂症。   他所寫的那一本日記,也被做為証物。他被判入精神病院,要直至痊愈,方能出院。   秋子送林林上了救護車,然后回家。   她打開了大門,見到桌子上放了一只香檳,小李坐在沙發上。   「成功了,完全的成功了。」他對秋子說,一面把秋子摟入了懷中。   秋子和他深深地長吻,小李的手肆意在她的身上活動,而且不停向下移,把她的裙子拉起,把她的內褲脫下。   秋子的反應同樣的熱烈,她很快就配合著小李的動作,發出了一聲又一聲的呻吟。   兩個人的動作,是那瘋狂,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終於一切的動作由激烈歸於平靜,兩人靜了下來。   「虧你想出了這樣的一個方法。」小李吻著秋子說「他第一次出現了性的幻覺以后,我便在計量,這或許是一 個最好的方法,可以使我們長相斯守。」秋子說:「不過如果沒有你的合作,加上那一些份量輕微的迷幻藥,我想 也不會這快成功。」   小李「哈,哈」大笑:「其實你已和我好了這久,他依然不知,還把我當成他最好的朋友,那實在有一點殘忍。」   秋子低下了頭,她說道:「小李,你知道嗎?我愛你,為了愛,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做,何況他已經不能使 我滿足了。」   小李心中一涼,他喃喃地說:「難怪人們都說,最毒婦人心,尤其是變了心的婦人。」

全球著名的情色网站,日日摸,每天更新(无毒):www.ririri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