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邮件到可获取本站最新网址!本站提供免费翻墙软件,发送邮件可获取使用方法

您的位置:首页  »  性之文学  »  激情小说  »  孟雅婷的自述之教學樓篇

提醒各位狼友:发现文章或者图片里面带有购买会员以及打开网址和加QQ类都是骗子和木马!请不要相信所谓的VIP和网赚裸聊那些

.   自从上次出门露出后,我许久都不敢再随意裸体. 毕竟对于在相对保守的小县城里长大的我来说,被陌生男人 摸胸部,是一次可怕的经历,甚至在之后几天,我做梦都梦到我赤裸著身体被人在大街上抓到强奸,周围还有一群 人在毫无怜悯的围观. 而那个姚紫萍,我从那天晚上后就再也没见过她,只是听说第二天早上,昏迷著赤裸的她在 那个小花园的某棵树下被起来晨练的人发现,然后警察和医生带走了她……应该是觉得没脸面继续在这个到处是熟 人的县城里呆下去了吧……   托她的福,在我刚开始那几天精神快要崩溃的那几天,亲戚们由于担心我的安全而把我接到了他们家,在亲人 的呵护中,我慢慢的抚平了心理创伤。过了一个月,期末考试结束后,在亲戚们的一再叮嘱「注意安全」「晚上别 单独出来」   之类的话中,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到了自己家里,我却没有以往在家里那样裸体随意走动,大概是心理还 有点阴影吧。不过每当我从开始变得繁重的作业中解脱出来时,还是会时不时想起那天,那一男一女激烈的动作, 啊毛舔我胸部的感觉,甚至还有那小混混一手摸上我胸部的感觉,一点一点,浮现在心头.   前面说我是到了期末考试后才回自己家,而放假后一个月我则是忙著暑假作业,当然还有时不时的回想和手淫 ……因为要升高二了,学校要求开学前四个星期要补课. 虽然大家都对补课深恶痛疾,但是谁也不可能对抗学校, 所以大家都只有乖乖的去上课,而我的露出,就在这补课期间继续延伸……   我们学校最近起了一栋五层高的新宿舍楼,男生女生各一边,中间有一堵厚厚的墙壁将青春期中的男女隔开.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选地点的人脑残了,宿舍楼正好和教学楼相对,只是距离有两百多米远. 而恰好我们教室又是对 著女生宿舍那一边。于是经常的,下课后一些眼尖的男生排在教室外的栏杆上远眺那些令他们倍感神秘的小布片。 而这时候我们女生都是满脸鄙视的神情。然而亲眼见到了一次男女之间的激情的我,在偶尔瞄到男生裤裆间不经意 的鼓起时,就会想到那晚的场面。慢慢的,我开始在课间休息时变得思绪飘忽,满脑子都是耀哥在姚紫萍身上运动 的场面,一直到那一天……   那是补课进入到第三个星期星期六晚上的晚上。即使是补课,学校也怕长时间持续性的学习会压垮学生,所以 补课期间也是让学生星期天休息,所以到了星期六晚上大家都有些小激动,因为明天可以不用来上课嘛。我静静的 复习著今天老师教的课程,耳边却不经意间听到几个男生讲的黄色笑话,以及他们刻意压低的笑声。一时间,我心 绪又飞到了那个晚上,脸色变得通红,而下身的隐秘处也似乎有了点反应。「该死」我暗骂自己一句,低头继续看 课文,想让自己从那点记忆中脱离. 然而那点记忆越来越占据我的心思,我甚至还开始幻想著被耀哥压在身下的不 是姚紫萍,而是我孟雅婷……同桌看到我通红的脸庞,还以为我生病了,关切的问我要不要请假。我强颜欢笑随意 应了她一句,就跑到厕所里躲著。   这样的状态可不是能随意表现在众人面前的啊……站在厕所的洗手池边,我用冷水洗了几遍脸,却发现心中的 那点令人羞愧的心思还是如火一般炙烤著我。   这时候「叮叮叮叮叮……」的下课声响起。原来是到了晚自习放学时间. 我们学校下晚自习时间是9点,而听 到黄色笑话的时候大概是8点半,这么说来我居然幻想了半个小时?!我一边不可思议的想著一边回到了教室。看 著大部分学生迫不及待的跑出教室,我定了定神,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孟雅婷。」 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学生会的副会长秦盛。「这是我们教学楼楼顶的钥匙,这几天记得带人把楼顶的花都换了哦…」 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秦盛拿出一把略微陈旧的钥匙递给我。哦,我们学校要准备50年校庆,学生会被要求组织 人到楼顶把花盘都换成新的,而这个该死的副会长居然把责任推给我一个学生会普通成员身上,而且我还是女生耶! 秦盛耸耸肩:「没办法,男生大部分都被派去清理操场或挖铲杂草之类的重活了,搬花盘的事只好交给你们女生。」   我一楞,想想还真是这样。没办法,只好接过钥匙,还好楼顶的花盆都是小号的,我小小的双手都差不多可以 围起来。嗯,楼顶?!我突然楞了一下,想起之前在家里楼顶的荒唐举动。「要不要在学校的楼顶也……」这个念 头一出来,我被我的疯狂吓了一跳。   我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平息自己由于紧张而微微颤抖的身体,环顾一下四周。   这时大部分同学都跑光了,教室里也只有十来个人继续埋头看书。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对著课本尽力的说服 自己忘却那个疯狂的念头.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我突然发现我根本不是在说服自己,而是在考虑上楼顶露 出的各种方案!   我们教学楼两侧都有走廊,楼梯在教学楼两边和中间,两边的楼梯靠外是厕所。   由于一些勤奋的学生的存在,教学楼在下了晚自习后一个小时里,也就是10点才关闭教学楼的电源。而且现 在是补课,高一新生不在,而高三学生都在比较偏僻的综合教学楼那边教室上课,学校保安也只有两个人夜间巡视, 而且听一些住在宿舍的同学讲大部分时间他们只是在校园门口坐著聊天。最重要的一点是,今天我是从亲戚家里吃 饭出来,是亲戚开车送我到学校门口,而不是往常那样骑自行车,正好我们学校在江边,我知道一条江边小路可以 绕过校门离开学校。我越想越激动,不断的给自己打气,然后,我就被我暴露的疯狂想法打败了……   我压下心头的激动,看了看手机,我胡思乱想的说服自己居然用了将近五十分钟。我抬头看了周围的同学,还 好他们都在埋头学习,没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冲动,又坐了差不多十分钟。终于,熄灯铃响了起来。   那略显刺耳的声音今天我却听得格外悦耳。我站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整理好书本,然后挎起书包,磨磨蹭 蹭的跟在大家身后走出教室。走到楼梯口,我装作看手机停了下来,虚假的推脱著同学一同回家的邀请。然后看准 时机,在四下暂时无人时闪身跑进了厕所。学校的厕所都是隔间,没有门关闭,我只好蹲下身子装做尿尿一样,以 防有人进来看到我无所事事的站在厕所里而奇怪。还好一直没有人进来。我耐心的等待著,果然不久,灯光一下全 黑了。我闭著眼睛,耳朵却以最高的警戒状态捕捉著周围一丝一毫的声音。就这样过了五分钟,同学们说话的声音 已经听不到了。我颤抖著身体慢慢站了起来,借著外面路灯投射进来的一点点光线,我一点一点的摸向厕所门口。 果然,在那点点路灯的光芒中,我只看到安静的楼梯,不过走廊那里却是被路灯照耀得比较清晰。我皱了皱眉头, 算了,反正我是上楼顶,不理它了。我踮著脚尖,拾梯而上,慢慢走到四楼。哦忘记说了,我们所在的教学楼有四 层,我在的班级在三楼,而上楼顶的楼梯就是我这边这个楼梯口。到了四楼我又从楼梯间往走廊偷偷看了一眼,也 是没人。看来我是小心得过头了,这时候一般来说所有的学生都走光了的。我继续往上走,终于来到了楼顶的楼梯 间……   楼顶的锁是一个大锁头,以前上来看的时候觉得很有些年头了。我借著那点已经可以忽略的路灯灯光,找到了 锁头位置,慢慢的将钥匙插进去,轻轻一扭。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吓得我浑身动弹不得。我竖起耳朵,极力的搜集周围的声音。然而回应我的只有无尽 的寂静. 我摇了摇头,将心里那点不安压下去,抽开锁头,轻轻的推开门. 顿时,一股夏日难得一见的清风吹拂著 我的身体. 我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将手头的东西和书包放下,轻轻的解开校服的扣子。   上衣慢慢的被我脱下,随手挂在一边的栏杆上,然后又双手伸到后背,将胸罩扣解开. 于是,我傲人的双峰就 这样展示在楼梯间的门口。继续的,校裙也滑落到地上,露出了我那白色的蕾丝边小内裤。此时我伸向内裤的双手 更加颤抖,竟然半天没能往下拉。都到这一步了,你还犹豫什么!我骂了自己一句,一弯腰,双手拉著内裤到了脚 边。踢了踢脚,迫不及待的将内裤踢到一边。这时我除了鞋子已经全身赤裸。我蹲下身子,慢慢瞄向教学楼后面的 老师办公楼,此时,仅仅三层楼的办公楼已经由于海拔问题看不到了,我又看向新宿舍楼方向,虽然它比教学楼高 一层,但是距离两百米让我只是看到一排排从窗户投出来的光。我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慢慢的走出了楼顶。夜空 下,一个美丽的女高中生,赤裸著身体,在教学楼上缓缓的出现……   虽然教学楼楼顶的边缘有堵半人够的矮墙,但是我还是不太敢站直身体,只是半弯著腰,走向了靠办公楼这一 边,透过放在矮墙上的花盆间的间隙,望向办公楼和校门口的那两个保安。再交代一下,教学楼再出去20米左右 就是办公楼,办公楼再过去大概50米就是校门口了。此时办公楼也完全熄灯,而看著稀稀拉拉几个从校门旁边的 停车棚里骑车出来的学生,我莫名的兴奋起来,就这样半弯腰,左手中指深入那小穴中不断蠕动,右手则用力蹂躏 著胸前两个肉球。也许是这样的姿势太累,我摸了半天反而没了兴致。我有点沮丧的退回楼梯间门口,将校裙垫在 地上,一屁股坐上去。「也没什么好玩嘛,反正都没人,不如回到教室去露出。」当我发现这个念头出现时,我已 经怀疑我是不是天生的暴露狂了……   我想了想,将地上的衣服全部装到书包里,然后挎起书包,任由那从右肩斜挎过乳房挎带挤压著乳房。感受著 赤裸肌肤直接接触书包带的异样感觉,我站直了身体,走下了楼梯。当走到了第三层也就是我们班所在的那一层, 我眯了眯眼睛看向走廊,路灯依旧照耀著这里. 我想了想,再次蹲下身子,往前慢慢挪动。   虽然走廊的护栏都是一根根细细的圆柱,但是间隙也很小,也就够我三个手指放进去而已,此时这边方向也只 有新宿舍楼还亮灯,中间那些什么图书馆,食堂啊之类全部都熄灯了。两百米的距离我就不信能看透这么小的缝隙。 我们教室在左边楼梯和中间楼梯的中间,和两个楼梯各隔了两间教室,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尤其是我还是蹲著的状 态. 好不容易来到教室门口,伸手摸了摸书包,掏出钥匙。   还好我平时学习成就不错,而且整天都是乖乖女形象,混了个班长当当,这钥匙就是给我这个班长备用的。不 过如果老师知道钥匙是被我拿来用到露出上的话大概会口瞪目呆吧……   很快的我进到了教室,反手将门口掩上,后背靠著门口,胸部却在急促的起伏。毕竟这是平时里熟悉得不能再 熟悉的地方,甚至我还有点点错觉觉得同学们还在课桌上认真的看书,而我却是全裸的站在门口。我摇了摇头,将 这荒谬的想法甩出脑海。轻轻的,我走过一排排座位,走到我的位置,那是一个中间偏右,靠窗的位置。我抚摸著 桌面,回想起晚自习回想起来的绮念,脸又红了一下。不自觉的,我脱下鞋子和袜子,把抽屉的锁打开,将它们和 书包塞进去,然后全身赤裸的躺在课桌上,双脚分开跨在窗口的铁栏上,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毫无保留的对准了宿 舍楼那边。刚才在楼顶没能尽兴的动作,接著又开始了。平时庄严神圣的教室,突然变成了我的淫乐场所,这种巨 大的差异让我追寻刺激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开始幻想教室里现在坐满了人,个个都在埋头苦读,而我在他 们前面尽情手淫。摸得兴奋时,我坐直身体,双腿从窗口铁栏伸出去,右手也伸出铁栏再挽回来摸著自己的乳房, 尽情的蹂躏. 左手中指则放在小穴前面,腰部发力,让手指一下一下的进入到小穴中。腰部动作越来越大,而我下 身的空虚感却越来越高,毕竟我的手指还是太小了。我意犹未尽的下了窗口,刚想到抽屉了找点什么粗点的东西, 突然听到,楼梯上有著急促的脚步声!   我一下楞住了,然后赶紧蹲下身子,躲在课桌下面,心里还一再祈祷:千万别是我们班的,千万别是我们班的。 可是,有些事你越担心它越会发生。那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然后伴随著一声扭锁的声音,我们班的教室门口,打 开了……   我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捂住嘴巴,身体更加蜷缩,躲在自己课桌下一点也不敢动。还好教学楼是拉闸断电, 此时并不能开灯,外面路灯的光线还不足以让我雪白裸露的身躯太过于显眼。只听见那脚步声急冲冲的往我这个方 向走了过来,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这回,难道是真的被发现了吗?我仿佛已经看到我即将被那个人揪出桌底, 然后尽情的蹂躏. 就在我不知所措时,脚步声在我面前停下了……「呼……」那声音?是和我同桌隔一个过道的曹 志. 这家伙平时就表现得很猥琐,据说他还偷窥过女厕所。完了,被这样的人看到我在教室里暴露,那接下来的事 ……我突然不敢想下去,只是继续保持著蜷缩捂嘴的姿势,祈祷他不是看到我才来的……「嘿嘿嘿嘿……」猥琐的 声音又响了起来,借著模糊的光线,我看到一双腿朝我走过来,我瞪大眼睛,大气都不敢出。只见那双腿在我座位 上停了下来。我几乎绝望得要喊了起来。然而我等了半天,想象中的弯腰伸手拉我出去的情况没有出现,只是停在 那而已。我楞了一下,慢慢鼓了点勇气,偷偷伸头瞄了一下。靠!这家伙在拿望远镜看向女生宿舍那边!   我开始哭笑不得,一个露出女和一个偷窥狂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了。可是目前这样的状况,我却没办法动 弹,只能悄悄扶著我前面位置的凳子,小心翼翼的尽量离那双脚远一点,可是课桌就那么点地方,怎么躲,也还是 差不多。正在我苦恼时,只听见曹志「咦?」了一声,接著我听到我头上,也就是我的抽屉被打开了。「孟雅婷这 钮怎么没拿书包?鞋子袜子也在?她玩裸奔?」听到这句话我本就悬著的心又往嘴边提了一提。「嗯,还带有女人 香……」躲在课桌下的我又气又恼又羞,听到这句话谁都知道这家伙在翻我的衣服。「好大的奶罩,要是能抓一把 她的奶子就好了……啧啧……」「蕾丝小内裤,也有点情趣嘛……」   我听著这些平时不堪入耳的话,现在却感觉到一点点的……欲望?我惊恐的发现我在这样尴尬的情形下我的小 穴居然湿了。然而还来不及等我反应过来,只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我悄悄扭头,发觉这家伙……在脱裤子……曹 志这时候已经坐到了我的位置上,双脚朝我伸了过来,只差那么五厘米就碰到我的屁股,而双手则是将皮带解开, 然后将裤子褪下,一根雄壮的阳具就这么直挺挺的摆在我面前。   我脑海嗡的一下,因为平生第一次,我看到了男人的阳具。这时从他的小腹看,上衣也被他脱掉了,脱裤子时 他的脚缩来伸出的,还好一直没碰到我。而我只是楞楞的看著这挺拔的阳具,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很快的,我的脑 海又因为紧接下来的事再次陷入空白。只见曹志双手拿著我的小内裤裹在龟头之上,双手慢慢的在前后活动著……   (二)   看著我那被套在龟头处的内裤,我使劲的咽下口水,这家伙……太疯狂了吧……虽然心里有点因为自己的衣物 被别人把玩而产生的淡淡怒气,但是全身略显冰凉的感觉在提醒我还是裸体状态,这时候我出现的话显然不是什么 好主意。再看看曹志,他显得更亢奋了,双脚摆动的姿势也逐渐变大。我又往我位置前面挪了挪身子,却发现我已 无处可挪。而这时曹志却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了起来。我略微错愕的看著他的双腿,只见他左脚抬起,双手 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拿的是……我的校裙??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左脚已经往裙中一踩,然后右脚再抬起,又往 裙里放下,然后双手一拉……他穿上了我的裙子!!!「变态!」这两个词语猛的出现在我脑海中。没想到,我今 晚居然会看到一个传说中的变态!   再看看此时的曹志,又继续坐到我的位置上,凭著视线所及的那一点上半身,他连我的校服也穿上了。「女人 衣服的触感就是舒服啊……」听著他那极度猥琐的几乎呻吟的声音,我突然有股反胃的感觉. 然而这时曹志的双脚 又往前伸了一点点,接著双手依旧抓住我的小内裤,探到裙子里继续套著龟头不断活动。我极力忍著愤怒,以及他 那龟头带来的一点点腥味,双手捂嘴,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然而噩梦还未结束,就在两三分钟后,只听见 曹志一声低吼,本来靠在椅背上的上半身突然往前倾,双脚猛的往后一缩,一股带著浓烈腥臭味的液体射在我脸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第二下,第三下……在教室里,在我的位置下,我脸上沾著男人的精液,还全身赤裸。   这一刻,我一直由于精神紧绷而夹紧的双腿中间,也适时的传来一股激烈的快感……我和曹志几乎同时泄身了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在他还没来教室时我就已经手淫半天,然后再经过那么一段强烈的刺激,天生敏感的我达 到高潮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过当时情况下,高潮的我也只能像上次一样,用最后一点点理智竭力不让自己有一 点点声音发出来,然而原来捂住嘴巴的双手却已经不知何时变为一手捂嘴一手在小穴位置不断的用力抚摸,当我发 现自己的淫荡样子时也被自己吓了一跳,然而那快感已经让我停不下手了……   「呼……」当我还在回味高潮的时候,头上又传来曹志略微虚弱的声音,看样子男人射完精后就完事的说法是 真的。而我还沉浸在高潮的回味中,眼光余角看到他竟然在用我的内裤擦拭著他的龟头,然后慢慢的将身上我的衣 服脱下再穿上他自己的衣服。我松了口气,看来这家伙爽够了,估计把我衣服放回去就该走了吧。紧接著头上传来 明显带有依依不舍的几声叹息,然后看到那双几次几乎就要碰到我裸体的脚慢慢往教室门口移动。我小心翼翼的挪 动身体,尽量让课桌始终挡在我和他中间. 终于,我听到了教室门锁上的声音,然后是移往楼梯间,下楼梯的声音。 我蜷缩著赤裸的身子,直到那点声音慢慢的消失后几分钟还是十几分钟,我才虚弱的爬起来,靠在椅子上往窗外望 去。透过走廊护栏的缝隙,我看到路上有一个猥琐的身影在慢慢往车棚方向走,也许还在回味在本姑娘衣服带给他 的刺激吧。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那时他只要一弯腰,甚至只要腿伸得更直一些,更大的刺激将会等著他……   从紧张的心情里放松,再加上刚刚过去的高潮,我也虚弱的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无意识的手一抹 脸,手上传来的粘乎乎的感觉提醒我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曹志的精液还在我脸上!!!我手忙脚乱的翻开抽屉, 刚想找点纸巾擦拭脸,却模模糊糊的看到书包似乎瘪了不少。我心里一个咯噔,连忙打开书包一看。果然!那猥琐 的曹志将我的校服和内衣内裤都拿走了!一个接著一个的打击让我心理终于崩溃,我趴在桌子上,也不管有没有人 听见,大声哭了起来。   不过也许是今天我的运气坏到顶点了,老天终于眷顾我一回,在我哭泣的时间里没有人经过教学楼。要不然, 一个赤身裸体的美少女,脸上挂著精液大声哭泣,这样的场面被人看到,我也不用在这个小县城里呆了。哭归哭, 问题总要面对的,没有了衣服,我该怎么回家。这个问题在我哭完后让我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我想了想,伸手翻翻书包,还好除了衣服被拿走,其他东西比如手机,袜子鞋子等都还在,看来曹志只是想拿 我的衣服回去继续把玩,没有其他的想法。可是就是这样却让本姑娘陷入了一个天大的危机. 我恨恨的看了下他的 位置,过去用力的踩了几脚他的椅子,可这也不能解除我当下的窘境啊。我看了下手机,已经快11点了。看来只 有再等晚一点,再去找人帮忙了。不行!脑海里刚出现找人帮忙的念头,就被我自己否决了,毕竟我现在是裸体啊。 没想到一次冲动,竟然让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眼一热,我又差点哭了出来………不行!   脑海里刚出现找人帮忙的念头,就被我自己否决了,毕竟我现在是裸体啊。   没想到一次冲动,竟然让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眼一热,我又差点哭了出来……

全球著名的情色网站,日日摸,每天更新(无毒):www.ririri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