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邮件到可获取本站最新网址!本站提供免费翻墙软件,发送邮件可获取使用方法

您的位置:首页  »  性之文学  »  激情小说  »  淫蕩妹小妍

提醒各位狼友:发现文章或者图片里面带有购买会员以及打开网址和加QQ类都是骗子和木马!请不要相信所谓的VIP和网赚裸聊那些

.   那是一个大二的寒假,好不容易等到了年节,正要随父母下南部去见我好久不见的表哥,以及已分手的前任女友雅娴的前一天,一场大雨让没带伞的我成了病奄奄的落汤鸡. 「你呀,好好的叫你带伞你不带,看吧,现在倒下了」母亲把我唸了一顿,说明天我不行跟她去,得待在家裡养病。看完医生后,医生居然说我的病情可能会影起肺炎,得多个人照料,不然就有可能会更严重。  「玉研,你明天就留下吧,你的压岁钱我多两千块给你。」经不起父亲的金钱诱惑,妹妹玉研就乖乖的和我度过一个无聊的大年初一。  「小研……我要喝水…………」不知道是病人和老人都起得早,还是我已经是老人了,早上七点零四分,我有气无力的唤著我的妹妹。  「………」  「小研…………」  「………喔……等一下」小研的声音听起来不比我有力,看样子她可能很晚才睡,唉,我这麽大一个人了,还要吵醒我高三的妹妹帮我倒水,真是越想越悲哀。一两分钟后,小研穿著睡衣,手上拿著温水和药走到我房裡. 小研今年18岁了,要考大学,所以寒假她除了过春节,就是去学校读书,但我却害她把这个寒假最好的一段时光耗在我身上,唉呀,我真是个罪人。不过话说回来,小研是个道道地地的标緻美女,光看她留著俏丽短髮的脸蛋,就会想当她的男朋友,而如果看到她34D ,24,33的身材,你就一定会想到床,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想追她,不过她总是说「我有男朋友了」,呵呵,我怎麽都没看过?我都跟她一起生活18年了,连个鬼影都没见过,还男朋友,不知道她在想什麽?  「哥……。水…。来了」小研的声音大概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喔………谢谢你啊,小研。真对不起,大过年害你不能去找小柔她们玩,我看舅舅舅妈一定很伤脑筋吧!」小柔是我表妹,很黏小研,每次过年总是跟著小研,形影不离,但是今年却……。我真是越来越讨厌我自己了。  「没关系啦,你是我哥哥呀,又不是别人。」  「喔……。啊,糟了」  「怎麽啦?」  「我的手动不了了,小研,喂我喝水。」  「真是,懒得动就说嘛,找什麽藉口?」小研把我的头扶正,坐在床边,喂我喝水,真巧,她今天穿的内衣满薄的,扣子又因为天气回暖而扣的少,她一弯腰,就被我看见了她神秘的乳沟。  「唔………嗯嗯…………」  「你在呻吟什麽啊?快喝完吧」小研为了要灌完那一杯水,身子又低了一点,我的天呀,她没穿胸罩!我吓了一跳,把嘴裡的水全喷了出来,不巧,全喷在她纯白的睡衣上,两个桃红色的乳头一览无遗,小研马上转身,把水放在床旁的桌上,说. 「哥你好葬喔,药放在这裡,你自己吃,我要去换衣服。」  小研走出我房间,换衣服去了,我则是还沉醉在那个眼前有美好光景的那一刹那。你知道吗?18年来,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乳房。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又睡下去的,总之,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  「小研……我还要喝水…」我又一次的呼喊著,但是小研却一直没有回应。  「小研…………?」还是没有回应,我决定自己下床看看她在干嘛——倒水已经变成可有可无了。  我走到她房门前,先听到一阵阵的键盘声,又听到她低声的喘息,好奇心驱使我向裡面窥看,就看到小研在电脑前面边打字边自慰,还一脸很愉快的神情,大概是因为太专注了,连我不小心推了门一下,她都没察觉. 「喔喔……嗯啊……。」喘息声不断的传到我的耳边,我虽然很想看看她到底打了些什麽,但是我的角度实在太差了,连边都没瞄到。我想了一下,走到厨房提了一壶水回房间,我想暂时是没法子叫小研帮我倒水了。  回了房间,轻轻的锁上门,拿出一本同学送的A 书「因为你打手枪都不看A 书,所以送你一本」,我的天,这是什麽论调?但我还真没想到真有派上场的一天,平时我都是自己打一打就算了。随便翻了几页,噁,乳房都下垂了,脸也长的丑,什麽跟什麽啊?不是能出版就能卖钱耶,想不到连A 书的水准都降低了,我以前看锁码都还比这个好看。正当我想收起来时,往地上一丢,我的妈呀,连内页都掉页了,真想跟这家公司换一本全新的。我捡起书皮,正想看是哪一家出版公司时,居然看到有一页的女生像极了小研,还摆出了极为淫荡的姿势,我瞬间就捡起其他的掉页,居然全部都是这一个女生,不只脸蛋,连身材都一样,甚至还更好,真感谢老天爷给我这些图片,让我不用看著妹妹的照片打手枪,毕竟我妹妹可说上是一个性感尤物,但是看著妹妹的照片打又似乎像个变态. 我立刻把掉页一张张排好,每个动作都令人魂牵梦萦,血脉贲张,我越打越爽快,但是没多久就射了,我躺在地上,不断重複看著那些发人遐想的小研裸照——虽然不是小研。  晚上,我又再醒来一次,可能是刚才打完手枪太累,一下子就睡著了,是小研的声音把我吵醒的。  「哥…………吃晚饭了!」我于是自地板爬了起来。  「喔,好……」我想,还是叫小研喂我好了,说不定又可以看到今天早上的美景。  「哥你自己吃喔,我要去洗澡,等一下再吃。」  ………真是天不从人愿,我踏著沉重的脚步出了房门,小研早就到浴室裡了,我家的浴室一点都不现代,连一点点偷看的缝都没有,人家老外洗澡还有些都只隔著一帐浴帘的耶,算了,我现在也没心情想去偷看小研,虽然我已经想了很久了。  真是个好机会,我忽然想到,何不乾脆看看小研今天下午到底在干什麽呢?下午才刚做过的事,晚上应该还有些迹象可循。我走到小研房内,打开电脑,想想,这台电脑还是我以前用的呢。没过多久,到了待机的状态,我东翻西翻,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些什麽,算了,找不到。我才要放弃的时候,不小心在浏览器的图案上点了两下,忽然数据机的声音响了出来,我一看,原来数据机没关,好呀,原来你下午在上网?虽然说在上网,但是天下网站处处有,我要怎麽找呀?碰运气吧!  按了一下「我的最爱」,我的天呀,一大堆聊天室………什麽「爱人禁地」「甜蜜爱人」……我都不知道这些聊天室在搞什麽名堂……随便点一个吧!  您的大名,输入密码……。我越来越不懂要做些什麽了?好吧……打入」小研」,密码?不打了,用妹妹的名字上聊天室,还是有史以来头一遭。嗯………好多人………我的眼睛在银幕上瞄来瞄去,忽然几个字映入我的眼帘「感性天地成人聊天室」,我真要疯了,我再看看那些怪名字「刚棒」「火枪王」「小淫娃」……。  我都说不出话来了。  「小研,你又来啦?」一个叫「爽王」人向」小研」说话,想不到真巧矇到小研上网的匿名,我一看,好吧,回句话,套套他的口风. 「是啊,我又来了^_^ 」  「不是下午才让你爽歪歪了吗?还想要吗?我的棒子保证爽死你」大概是国中生吧?真是不成熟,刚刚才看到他跟别人说他28岁,现在一句话就被我看穿了,也懒得理他。刚好,我听到小研在吹头髮的吹风机声音了。  「我忽然有事,我先走了。」马上我就离开了聊天室,到底刚才那个人是用什麽魔力让小研可以边打字边自慰呢?我真的很想知道。关好电脑,走出房间,盛好饭,小研刚好出来,真是一秒不差。  「哥你还没吃呀,我都洗半个小时了。」嘴裡哼著歌,小研真是越看越可爱。  「一起吃吧,我帮你装饭。」  吃到一半,小研便跟我聊了起来,说到她想买一张新专辑,又说可惜过年店都没开. 「哥,那张专辑真的很好听,要不是过年没人开店,我下午就去买了!」  「喔?那你下午都在干嘛?」呵呵,无巧不成书,刚好被我找到机会,不知道这样一问,她会有什麽反应?  「……。哪有…。哪有干什麽?……就是待在家裡呀。」她的脸都快跟苹果一样红了,我真是罪人!  「是吗?那我下午叫你怎麽都不理我?」  「哪有?我都没听到?」再装嘛,我是你哥哥耶,非要整死你。  「喔,好吧。我吃饱了,你房间电脑借我上网一下,我有个资料要上传。」说完才觉得说的太明显了,我暗叫著后悔。  「不行!我晚上要上网!」不知道是有没有听出来……。还要上网?她真是欲求不满耶!  「我的数据机坏了…。拜託嘛!」我骗她的。  「不行,今天我要用,你明天再说!」  九点了,我回到房裡,听著隔壁房小研的动静,是了,我听到她的数据机声了,呵呵,早就开好电脑等你了,我的数据机可没坏,连电话线都是专用的,我一定要看看你在搞什麽鬼。啊,她又不是一定会去我去过的那个聊天室……完了,差一点点…。。虽然如此我还是去了那个地方,一看,小研,爽王………我这一天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虽然感冒了,但是做什麽都顺得不得了,正暗爽著,看他们两对话。  「……小研,我要走了,改天聊」爽王说. 「………喔,好呀,881 」机不可失,我马上攻佔小研的空档,跟她搭讪。  「小研安安呀!」  「………阿小也安安呀^_^ 」阿小是我临时想出来的匿名「你不常来喔?」  「是呀,我第一次来」我回话著,期待她的反应。  「是呀?对了阿小你会不会网爱?」  「网爱?」我迷惑著。  「对呀,就是在网路上用文字做爱呀!」原来你今天就是在玩这个呀?我吓了一跳。  「然后边打字边自慰?」  「你明明就会嘛!要不要跟我呀?」  「好呀,你先!」  「哪有人叫女生先的嘛?当然是你先啦!」这真的是小研吗?我咕哝著。  「……怎麽做?」  「就打一些煽情的字眼呀!像是『我摸著你的双乳』『我用钢棒插进插出』…。之类的」  小研打字真快呀,我都快输给她了!  「好吧………你现在穿著什麽?」  「一件内裤!没了。」  「三围呢?」  「36D ,24,34. 」大该不是小研吧?可是………难道一开始我用的小研就不是我的妹妹小研用的匿名吗?话虽如此,我还是很想试一试。  「好吧……我隔著内裤抚摸你的私处………嘴吻著你的乳头. 」  「嗯…。我有感觉了…继续」  「我把你扑倒在我床上,大力的搓揉你的奶子,用我的肉棒摩擦你的黑森林!」我真是有天分,才第一次就那麽上手,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啊………嗯啊啊……。好爽」  「帮我弄,不要只会享受!」  「喔……我把你的弟弟夹进我的乳沟,我的双手抓住奶子,帮你做美满的乳交!」  「……」  「我的舌头温柔的舔你的小头……嗯……美味!」  「喔喔………我换个姿势,玩69. 」  「我的双手握紧你的弟弟,帮你打手枪,再用嘴含入你的弟弟,让舌头在嘴裡翻腾……」  我的天呀,小研打字真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了!  「我的嘴热吻你的私处,手指十根一起搔弄你的妹妹,不停吸吮你的爱液…。」  「我的奶头对准你的蛋蛋,享受著你刚棒的美味!」  「喔……好爽……你多打一点嘛……不然你会先射喔!」我是真的来不及啊!好吧,使出浑身解数!  「我又换回原来的体位,噗通一声把我的肉棒插入,开始活塞运动……搞得你娇喘连连!」  「啊啊…。就是这样…。好爽好爽……」  「插插插插……怎麽样!爽不爽?我的棒子在你的蜜壶裡进进出出,沾满你的爱液…淫光泛泛…!」怎麽说我都是文学系的,多少看过一点中国的情色小说,多少知道一点修辞用语. 「啊…。好爽…好爽…。」她的打字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大概已经开始手淫要进入高潮了吧?  「我的棒子越来越快,啊………我要射啦!」  「射在裡面………啊…我要洩了!」  我可是拼了命在打字,连一点时间打手枪都没有,她可能是真的洩了,我看她已很有经验了吧?  「………你真的不会网爱吗?还不错呀?」她问著。  「你真的洩了吗?」  「是呀,好累喔。你也射了吧?」  「对呀。」我应声道,其实不然。  「我们玩电爱好不好?」  「电爱?」  「电话做爱嘛!就是打电话……然后………唉呀,便宜你了!」  「好呀,可是谁打给谁呀?」关键时刻,我再等一下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小研了。  「你打给我,********,收到了吗?」  的确是我家电话。  是小研没错了……「我打过去萝!」我关掉网路,把线接在电话上,急切的想尝试和小研电爱的感觉. 马上,电话响了。  「喂,我是小研」  「我是阿小,你好吗?」还好我感冒了,声音听不出来,不然根本玩不成。  「我很好呀,你听,我的手指抽插我的洞洞的声音,好可爱喔!」一阵阵噗滋噗滋的声音从化统的另一边传来,我脱下裤子,开始打今天的第二次。  「我听到了,很淫荡喔,我也开始在打手枪了,真想让你也听听看。」  「唉育,人家的小洞好热,好爽,啊啊啊……」  「你把话筒听的一边靠到你的小洞上,我来帮你!」  「怎麽帮?」  「照做就是了。」小研真的做了,我于是使出我的低音震动,果然,话筒的另一端也有稍微的震动,隐约可以听到小研叫春的声音。  「好呀……再来…」接著她将话筒再度拿起。  「还有没有更刺激的?」  「有」我说「把话筒塞到你的小密穴裡,我来弄。」  「太大了!」  「不试试怎麽知道?」  果不其然,小研真的照塞,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放下手边的电话,衝出房门,闯进小研的房间,看到小研一副淫荡样趴在地上拿著话筒自慰,她一看见我,就用渴望的眼神望著我。  「哥……我想要……快上我」我一看到小研那对比我想像还大的奶子,就马上衝了过去。  「小研……哥哥来疼你」我的手温柔的在她双乳上画圆,用牙齿轻咬她的奶头,只听她喊著「哥哥…好哥哥……用力,再用力」我越是无法自拔,挺起身来,把我的弟弟一家伙往小研的樱桃小嘴裡塞,看著她火辣的红唇吻著我的蛋蛋,嘴裡舌头毫不拒绝的缠绕著我的弟弟,真是只能用爽字形容。  「嗯嗯………好大…哥哥的……又大又硬……」小研一边帮我口交,一边说著,更用双手帮我做特别服务,温柔的抚摸我的睾丸,她也不时吐出我的弟弟,用舌头在龟头上面画圆,拍打,一阵阵快感直衝脑门,一用力,全部射出来了,都射在小研脸上。  「好甜,好好吃,好多,哥哥好厉害喔!」  「还没完呢!」说完,我又跟小研成69位,互相帮对方服务,我的小弟在她小手和小口的双重火力下,马上又坚硬无比,而我的舌头和手指也搞的她淫水直流,我用舌头舔乾淨她流下的淫水,说著。  「小研的淫水好解渴,又甘又甜,真好喝!」  「哥哥你欺啊啊啊……负人家嗯嗯啊…人家好爽…喔喔喔」小研娇喘连连,上气不接下气。  「我来帮你做更刺激的。」说完,我用手指往她的后花园进攻,先用她的淫水做润滑剂,再慢慢的一步一步插入,小研叫的更大声了。  「啊啊啊啊……好爽好爽……用力插,用力插!」小研抓紧自己的奶子,不断的搓揉,更旋转自己的奶头,看她乐在其中,我也该进入最后阶段了。  「小研,我要插萝!」噗滋一声,我的肉棒插进了小研的淫穴,我快速的摆动我的腰,除了小研激烈的叫床声以外,更有令人越战越勇的抽插声,我开始改变战术,在她的淫穴中用肉棒转动,我抓起她的双腿,随意的玩弄她。  「啊哈,啊哈,呀呀呀……嗯呀,嗯呀……再用力,加油,不要停,不要停,搞烂我的淫穴,插爆它,再用力!」  我还是不够过瘾,就抱起小研,来一招无尾熊上树,怪怪,这下我的肉棒可就插的深了。  「呀呀……顶…顶到好裡面…好爽好爽……再来再来」  「知道厉害了吧?」  「好厉害…人家好喜欢」  「叫,叫大声一点」  「好爽,人家好爽,哥哥好厉害」  「再大声!大声!」  「啊啊啊!插我,大家都来插我,好爽,快爽死了!奶子也好爽!」  「你这贱人!也不怕羞!」  「小研最贱!最喜欢做爱,干我,随便你要怎麽干!干死我,干死我!」  「不要脸的贱人!」我失去了理智,连说出来的话都怪怪的。  「呀啊啊!好棒!太棒了!」小研说著便把手指插进后花园,使劲的抽插,我也不认输,把肉棒拔出,在她脸上摩擦,用肉棒打我最亲爱的小研的脸蛋,而小研一发觉我把棒子拔出,另一隻手便又补了上去,激动的玩弄著自己的蜜壶……「喔喔……啊哈!我快不行了,要洩了,洩了!」  「给我好好弄!贱人」小研又把我的肉棒夹到她巨大的双乳中,任由我的手用她的奶子来帮我做乳交,而自己仍然陶醉在手淫的快感中。我看她快洩了,便想到一个一直想尝试的体位,于是我便抱起小研跨坐在我身上,开始乘骑位。  「小研,自己动一动,看你要多爽有多爽!」  「谢谢哥哥……呀啊」  小研的腰不住的扭动,先是慢慢的,很快的变成了滔滔浪花,接下来就马上变成汹涌巨浪,一股暖流从小研的淫穴传来,由我的弟弟承接。  「啊…啊…啊…好爽…人家洩了…洩好多…好棒好棒……」小研的腰停止了动作,开什麽玩笑?我还没射呢!我于是坐了起来,跟小研成了交叉位。  「小研,再忍一下,哥哥再干几下就好了!你的小淫穴真是太贱了!贱到哥哥的肉棒都知道!」  「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不要再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小研哀求著,但是她也知道这是没用的。我将她的头按住,让她看自己的娇穴被侵犯的精彩画面,更用下流的言语刺激著她。  「你看,这就是你的淫水,好多,床单都快全溼了,还有你淫荡的小穴,被我的大鸟玩弄,干!你这个贱女人,我要用我的大鸟惩罚你这个欠干的荡妇,干到你高潮五百次,淫水流完为止!看,还不快点流完!不是欠干是什麽?」我的大鸟快速抽插小研的娇穴,几乎近入了零的领域,小研也很配合,自己用手玩弄我的蛋蛋和抽插自己的菊门.「啊啊………!小研快死了!哥哥的大鸟好强………干死小研了…………啊啊啊呀呀啊!又要洩了,又要洩了!干快一点,小研要跟哥哥一起洩!小研要洩了………………!」  我的大鸟终于吐出了小研期待已久的鸟屎,我和小研都慢慢停下了动作,我压在小研身上,玩弄她那对大乳房和桃红色的双峰。  「小研……你的奶子好大喔……每天给哥哥玩好不好?」说完,又把乳头含在嘴裡玩弄。  「好呀,只要哥哥想玩的话……」小研的话使我感到惊讶。  「你知道我为什麽会光著屁股衝进你房间吗?」  「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我连你看著我的照片打手枪都知道。」  「什麽?那、那是你?真的是你?」  「是呀,我请摄影社的男同学帮我拍的,很漂亮吧?」小研笑著「我还请他帮我印刷呢!他家有一部小机器可以印。」  「酬劳呢?很贵吧?」  「不会呀,我跟他来一次就抵销了。他好差劲喔,才十分钟就不行了,才一发耶!」  「小研?你跟他?哪你的第一次就是给她的萝?」我才想起今天这次都没见红,有点怪怪的。  「不是,是给你的,有一次我看你睡著了,就给你吃了一颗睡觉的药,让你睡了20小时,我那天第一次玩完以后,一小时后又跟你高潮了一次后来又一直玩,好像玩了十几次吧……还好那天爸他们不在,不然就穿帮了。」  「那不就是暑假那天?我明明记得那天是11号,可是睡起来变12号,你还硬说我记错了,难怪我那天觉得特别累,原来是你这个小浪妹搞的!」  「人家喜欢你嘛,人家喜欢你好久了……又怕你讨厌人家……就只好每天手淫萝……还好你感冒了,不然我永远不能被你干了!」  「哥哥最喜欢你了,而且老早就想干你了,那你喜不喜欢给哥哥干?」  「喜欢喜欢!最好每天给哥哥干,从白天干到晚上,干到隔天白天再干。」  「那我就再干萝!」说完,我的大鸟就又飞进了小研的淫巢了。  当天晚上,老爸打电话回来,说这个春节因为远在海外的叔公也回来了,要等春节过完才能回来,我算了一下,大约还剩一星期吧!看样子,我过完这一个春假,一定会精尽人亡吧?管他的,反正有这样一个妹妹,大概连明年后年的春节都会精尽人亡吧?  「哥,来嘛……!人家想要。」  「好呀,你今天想做怎麽样的?」  「我要上树、骑马、交叉、后背、口交、乳交、肛交、69……」  「哪得慢慢来,你要加油喔!」  「是!」小研再度露出充满渴望和淫荡的微笑。

全球著名的情色网站,日日摸,每天更新(无毒):www.riririmo.com